北醫住院記



今年9月中旬我突感胃漲,看醫吃藥後,情況馬上好轉。而一週後驗血報告出來,反倒是肝指數偏高→GOT---1801units(正常是8-40之間)、GPT---3934units(正常是5-35之間),並且發現有B型肝炎表面抗原呈陽性反應。由於過去從來沒有胃方面的問題,因此就把焦點放在肝臟上。之後,我到了台大急診室驗血,希望藉著肝的高指數能住院徹底檢查,然而當時指數已下降至65units,醫師認為目前是呈下滑狀態,應該會慢慢恢復正常,屬於急性肝炎且不必住院。於是忙完921地震台北的救助工作後,再次前往台大門診重新驗血一次,並且安排兩週後照超音波檢查。

十天來的救助工作雖然忙碌,但是飲食正常,加上走走動動又常喝水,比起在家中打電腦吹冷氣要健康多了。復生教會張牧師也在指揮總部現場為我做腳底按摩與診斷,居然發現我的肝還好,倒是胃腸不太好,而且小腸吸收不好,所以一直胖不起來。這結果又是讓我百思不解,但是我總是不願承認是自己年紀已經不小了…

過去多年來一直是夜生活的我,在這次921地震限電後,已調適成白天工作、晚間正常睡眠的規律生活,聆智也試著做些家常菜。然而,救助工作忙碌十天下來耽延許多業務必須加緊趕完,就在住院前兩三天,生活工作又故態復萌,起初發現便血並不太在意,以為是食物或壓力引起,接連三天下來,黑便愈來愈嚴重且呈稀泥狀,我感到暈眩、冒冷汗、且站立不住,才發現事態嚴重。10月20日的下午,我努力完成最後一項工作,仍依約前往張牧師處做腳底按摩,張牧師從我腳底板明白指出我的十二指腸出了問題。

就在腳底按摩後晚上,症狀愈發凸顯而自胃中吐出深茶色物。原本打算隔天一早到台大掛門診,這下子臨時改變由蔡牧師立刻載我到北醫急診。步下車,我求神給我最後的體力能走到急診室,醫護人員要我立刻躺在病床上,簡單問診後,立刻掛上點滴做止血注射。牧師為我填表格、推我進X光室,我的眼睛平視天花板,這是我頭一次用這角度看醫院天花板,也是頭一遭平躺在病床上被人推送,頃刻間我感受到一個病人的無助與焦慮。

忘了是哪位護士為我插上鼻胃管,我緊閉雙眼,只感受一陣天旋地轉,一根管子就直通到胃裡。牧師為我禱告,求神挪去我心中的憂慮,而我腦海中浮現家人的景象,想起久安、久寧兩個寶貝,就不禁淚流而下…。當晚蔡牧師陪我過夜,隔床病人與其家屬干擾很大聲響不斷,令我徹夜難眠,腦海中閃過許多景象,而我一直努力記憶在醫院的每個時刻與感受,期盼未來也能以同理心去服事別人。

隔天下午進行胃鏡檢查,由於貧血緣故,聆智以輪椅推我進入檢查室,頭一次我披著外套、坐著輪椅進入電梯,穿過一群掛號看診的病患,緩緩抵達檢驗室。我張口側臥在檢查檯上,醫護人員仔細說明配合事項,進行中並輕拍肩膀體貼地安撫我,一切進行得很順利,也從螢幕上得知十二指腸發炎與出血位置。

第二天的下午拔除胃管、做完胃鏡檢查後,一切復原很快。克平於當晚趕來,並為我買來耳塞,使我安靜的睡了一個舒服好覺。醫師表示;90%是幽門桿菌感染所致,10%是其他不可控因素造成,也許就在身心最疲憊之際爆發出來。因此,先從發炎傷口處復原並做殺菌處理,配合生活習慣正常化,雖然有可能再犯,但機率就小很多了。倒是由於起初便血而失血過多,據醫師推算已流失2000cc的血液,而醫護人員擔心輸血造成的潛在危險,並不硬性要求立刻輸血。目前血紅素8.5g/dl幾乎比正常男子要少了一半左右(正常為14→18 g/dl),未來作息中久站會感暈眩,需多休息並大量補充鐵質食物。雖然還來不及到台大門診獲知肝指數與超音波掃描最新報告,但藉由此次驗血得知肝指數已降至標準數值,B型肝炎也因著自身的抗體得以痊癒。

第四天下午以包房方式換了一個獨立病房,讓自己能充分休息,也方便訪客,教會的弟兄姊妹紛紛趕來探視並為我禱告,更有的全家一齊前來,一時間快承受不住那麼多湧來的愛心關懷,獲知消息的幾個機構也為我提名代禱。短短一個月經歷了肝與胃的急性病痛,感謝神讓它來得急也去得快,是對我過去不節制的生活與飲食,一個重重的提醒!

胃鏡檢查之後便慢慢開始恢復進食,先是少量白開水,然後是米湯(稀飯上層的無味白水),再來是蜂蜜水、清淡白蘿蔔湯、加一些肉泥與紅蘿蔔的鹹稀飯,並且吃過麵條後才開始吃乾飯,於是才初嚐魚香與豆腐的滋味。我感受在飲食上的『歸零』,體會一切從簡開始,並且細細品嚐每樣食物的『原味』。雖然生命無法歸零,但是我卻可以讓生活進入更單純的步調,面對家庭與未來工作、事奉,也重新思考並立志『跟著太陽跑』的作息方式。

雖然醫師已經暗示我可以出院了,但是我還是住上七天,因為難得有如此安靜與休息的機會。每天一早起來我記錄著自己的病情,閱讀聆智為我預備的許多書,晨光照射我的床榻,為寧靜舒適的病房增添一絲溫暖,今天,又是一個美好的一天!

自主治醫師、住院醫師,到助理護理長、護理師…以致於到護士與護理系實習生,這原本不太熟悉的職稱,我都一一記錄下他們的名字,幾天下來,他們以其專業醫療和親切的愛心為我服務並詳述病情,出院後我將寫感謝信與卡片給每一個曾經服事過我的人。當然,我也感謝每一位到院、到家中或電話關心我的朋友,使我在最軟弱的處境中,領受神賜下的平安與喜樂。

生命無法再走一遭,殘敗的身軀需要花上更大的代價修補,但我深深體會『只要有了開始,就不會太遲』。此刻,腦海中浮現一個景象…彷彿看見久安正為著將來我不再搶她的巧克力,而面露出自喜的表情呢!…


鄭貴恆於台北家中


您的評分: / 平均: 3 (2 票)

增加新的回應